转进网易

wordpress终于不出意外地被彻底封掉了。只好继续流浪,流浪到我一开始上网就泡的网易。

http://bruinlu.blog.163.com/blog/#m=0

 

http://t.163.com/shilv

十一月 15, 2010. Uncategorized. 1 則迴響.

终于数到了九九八十一

小 芥菜不会背九九表,只会扳着指头数,慢慢往上加:“六九,就是四十五再加九,forty six, forty seven…fifty four!七九就是五十四加九,fifty five,fifty six…”就这样,手指头和中国腔英语一起上,终于数到了九九八十一

十一月 9, 2010. Uncategorized. 發表迴響.

小芥菜三百首 之 多佛海峡(三种译文)

The Dover Beach
By Matthew Arnold

The sea is calm tonight.
The tide is full, the moon lies fair
Upon the straits; — on the French coast the light
Gleams and is gone; the cliffs of England stand,
Glimmering and vast, out in the tranquil bay.
Come to the window, sweet is the night-air!

Only, from the long line of spray
Where the sea meets the moon-blanch’d land,
Listen! You hear the grating roar
Of pebbles which the waves draw back, and fling,
At their return, up the high strand,
Begin, and cease, and then again begin
With tremulous cadence slow, and bring
The eternal note of sadness in.

《多佛海岸》

郭沫若译文:

今夕海波平,
潮满月如镜,
海峡之上空,
流光照遥境。
彼岸法兰西,
灯光时明灭,
英伦森峭壁,
闪烁而阢臬。
请来窗边坐,
夜气何清和!

只见月光下,
遥岸滚银波,
请听细石音,
随潮去复来,
打上高岸头,
方退又再回。
万古恒如斯,
音调徐而悲。

卞之琳译文:

今夜海上是风平浪静,
潮水正满,月色皎皎
临照着海峡;――法国海岸上,光明
一现而不见了;英国的悬崖,
闪亮而开阔,挺立在宁谧的海湾里。
到窗口来吧,夜里的空气多好!
只是,从海水同月光所漂白的陆地
两相衔结的地方,浪花铺成长长的一排,
听啊!你听得见聒耳的咆哮,
是水浪把石子卷回去,回头
又抛出,抛到高高的岸上来,
来了,停了,然后又来一阵,
徐缓的旋律抖抖擞擞,
带来了永恒的哀音。

辜正坤译文:

苍海静入夜。
正潮满,长峡托孤月;
看法兰西岸,灯火明灭。
英伦峭壁森森,光熠熠,
崖下风烟一时绝。
凭窗立,觉夜气清和透心冽!
远望,月洗平沙千万里,
排浪一线翻霜雪。
听!涛吼如咽,
潮卷砾石声威烈,
又回首,怒掷高滩侧。
才至也,又消歇,
慢调如泣轻吟处,
愁音万古声声切!

十一月 4, 2010. Uncategorized. 發表迴響.

梦里波斯

中期选举结束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德黑兰的波斯宫殿里跑进跑出,希望把里面的一个矮胖波斯美眉喊出来。因为梦里的我知道美英马上就要轰炸这个宫殿了,而胖美眉似乎浑然无觉

十一月 3, 2010. Uncategorized. 發表迴響.

昨去南加大开会时,正赶上奥巴马为他的加州同道竞选鼓劲

在大城市驴党票仓地带,有奥巴马在的竞选场面还是很盛大的。有个右派老头不怕对方人多,独自举着反堕胎的牌子站到人潮人海中大声和每个回应者辩论–这选举的最后冲刺阶段,奥选择到票仓地带去固盘催票可能是明智选择

十月 23, 2010. Uncategorized. 發表迴響.

和儿子争玩具的年幼爸爸?

—-小芥菜想象自己将来生了儿子的情景,突然想到儿子生出来之后可能会和自己争玩具,深为担心。于是他深思熟虑地说:“他会来拿我的消防车玩。然后我就对他说:Stop!You have to take turns!”

十月 21, 2010. Uncategorized. 1 則迴響.

The Surgeon’s Dilemma

认 识一专长肝移植的大夫,他受洗之后打定主意不收红包。患者一看急了:“您嫌少是吧?我给您加倍成不?”他无奈,术后把红包送回去,同事不干了:“就你一人 玩儿清高…”他没办法只好偷偷摸摸把红包送回给患者家属,这回家属脸长了:“我说大夫,您做的那手术出了点儿问题是不是?”

十月 21, 2010. Uncategorized. 6 留言.

为 什么公共卫生学院和医学院行政上要分开办成两个学院?

为 什么公共卫生学院和医学院行政上要分开办成两个学院?因为有两种学者:博士和医学博士。前一种尤其以经济学为代表,背心裤衩大拖鞋就去参加讲座,讨论时唾 沫横飞脸红脖子粗并乐在其中;后一种在学术场合永远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即使心里认为台上讲课的就是一白痴也要坚持做记笔记状

十月 15, 2010. Uncategorized. 發表迴響.

练了一整个夏天的深蹲引体向上,昨天终于代表北大出战啦

拔河队里有长期练硬拉(deadlifting)的健美高手,我这号的就只是充数的南郭先生。不过北大拔河队居然用了我这种南郭先生也不要紧,连续三个二比零干掉浙大、复旦和清华队,拿了南加州冠军。

哈哈,代表北大干掉浙大的时候,还真有点四郎探母、厄齐尔打土耳其队的感觉

十月 10, 2010. Uncategorized. 發表迴響.

小阿含初学念处

加 州大学开办了念处修行Mindful awareness研究中心。校办幼儿园请其中的老师来给儿子他们班教习心念处。娃娃们一个个轮流上去敲击法鼓,其他时候就坐在蒲团上谛听鼓音。我理解的 “观音”就是这种修习。奇怪公立大学怎能教授宗教修行?哦对了在美国人看来佛教就不是宗教

十月 6, 2010. Uncategorized. 4 留言.

後一頁 »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